交通局长因黑车被怼后记者探访有人巡逻未现黑车
       

(原标题:交通局长现场被怼记者实地探访“黑车聚集地”)近日,在西安电视台一档问政节目中,交通局局长回应黑车问题,遭主持人连发数问怒怼:“3年了!还需要现在重新调研吗?为什么有这么多黑车,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坐黑车,难道您不知道吗?”“是不会管、不想管、还是不敢管?能力不足、态度不端正、还是有什么畏难情绪?”央广记者实地探访“黑车聚集地”今天下午四点四十分,央广记者赶往节目中提到的西安市高陵区客运站周边进行实地探访。 记者在高陵客运站门口的西韩路看到,有两辆交通执法车在门口执勤,有执法人员在客运站门口巡逻、检查。 拍摄:央广记者温超在记者观察期间,有一辆三轮车送乘客到达客运站门口对面后迅速离开。

除此之外,记者未黑车和三轮揽客现象。 针对高陵区客运站周边黑车管理问题,央广记者采访了现场的高陵区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执勤人员。

记者:“在这看了大概有20分钟,其实还是有一辆三轮车把人放这儿了。

”高陵区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执勤人员:“你没办法取证,他过来说是朋友、亲戚,你要取证的时候是人家交易的时候,这种我们可以采取措施。

本身我们高陵区特别小,你这一说他都能报出名字,有的是一个村的,这样你去执法有一定难度。 除非像是前天我们执法的时候,就是夜间,有一个司机直接把车停到这儿,之后有一个乘客,已经走到这儿了,我问乘客他收没收你费,他说收了,这个取证环节就扣上了。

那么我们直接就拦住车辆,他还狡辩说他没有。

我们跟他一对峙,说这是不是从你车上下来的,他说是,这个环节已经扣上了。 ”工作人员还说到,只有交警有执法权力,才能去处罚。

高陵区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执勤人员:“还有一个他用微信,他说他没有收费,当时我们刚好和公安和交警还在一块儿,交警出来之后说:请出示您的手机。 手机拿出来后打开支付宝,收款程序显示了收取了乘客30块钱,这时候程序就是完善的。

如果像这些你没有法律、没有依据,你怎么去处罚、怎么执法?就是这样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我们可以片面的、保证人家的人身权利、车主权利和乘客权利。

不能鲁莽地执法,只能说采取变相的、合法的、合理的措施去完善这个事。

”高陵区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执勤人员还说,要取缔黑车是要交管、交警和其他部门联合起来,不可能是单独的一个部门。

主持人连发数问,局长当场结巴了...2月11日,在西安广播电视台的《党风政风热线》直播问政节目中,西安市高陵区交通运输局局长刘鹏武回应黑车问题,遭主持人连发数问怒怼。

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后,引起众多网友围观。

西安市高陵区交通运输局刘鹏武报道显示,1月28日,西安广电记者探访了高陵区客运站周边长期存在的“黑车”“摩的”占道揽客乱象,遭到多个部门的推诿。 讽刺的是,高陵区交通运输局就在高陵客运站斜对面。 主持人在节目中问刘鹏武,“您的办公场所就在客运站对面,有没有发现记者调查中反映的问题?”但刘鹏武没有直接回复。 “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黑车?黑车为什么会有市场?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会做调研,之后拿出整改方案。 ”面对主持人的追问,当了3年交通局局长的刘鹏武有点结巴:“……额……我知道……之前这个……这个调研不是很详细,希望通过这个节目的曝光,从根上系统的解决这个问题……”主持人何弘(右)随后,主持人打断刘鹏武的发言并提出建议:“调研的重点应该在我们的内部!为什么管不好这么一个具体的问题!是不会管、不想管、还是不敢管?能力不足、态度不端正、还是有什么畏难情绪?这三个问题调研清楚了,前面的问题可能就迎刃而解了。 “记者注意到,西安高陵黑车猖獗此前已有报道。

2018年7月30日,有西安市民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称,高陵黑车司机打伤人,报警后还将乘客赶下车。 四天后,高陵区交通运输局回应称,针对“黑车”非法营运问题,区交通运输局开展集中整治,共出动执法车辆360余台次,执法人员730余人次,共查处非法营运车辆21辆,纠正违规行为150余起。 公开资料显示,到高陵区交通运输局任职前,刘鹏武担任高陵区榆楚镇党委书记。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注意到,刘鹏武此前也曾参加过《党风政风热线》节目:2018年6月,就路面破损问题多的情况,刘鹏武接受了监督嘉宾的问询。

《党风政风热线》节目是由中共西安市纪委、西安市监察局和西安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西安市政府纠风办、西安新闻广播制作播出的大型舆论监督直播访谈节目。 记者了解到,节目中连续发问的主持人名叫何弘,此前是陕西广播电视台陕西四套《第四审片室》节目主持人,后离职进入西安广播电视台工作。 在此前的问政节目中,何弘也不乏类似表现。

有网友评论称,何弘此前曾多次对多个领导干部进行“灵魂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