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南下”布局:三天内豪掷近200亿新增两大基地
       

(原标题:长城汽车大规模“南下”布局:三天内豪掷近200亿新增两大基地)在南方基本上没有布局的北方车企,这次是实实在在地大跨步走出了河北。 2月23日,记者从长城汽车官方了解到,当天上午,长城控股集团与平湖市政府签约,计划在国家级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基地型项目——准确的说应该是扩大投资。

而就在3天前的2月20日,长城控股集团刚刚与泰州市人民政府签署长城汽车泰州项目合作协议。

早在2018年12月,长城汽车在浙江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年产10万辆整车的项目”,就已经获得浙江省发改委的正式批文。

根据彼时披露的消息,长城将投资超过20亿人民币,在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年产10万辆的生产基地,其中乘用车5万辆,燃油车5万辆,其中包含了3万辆、2万辆。

但从2月23日长城控股与平湖市签署的正式协议来看,长城的投资额度和规模均大幅度增加,从20亿飙升到110亿。 据浙江当地媒体报道,此次长城控股与平湖市政府签约的项目,由整车项目、长三角研发中心和长城出行三部分组成,总投资110亿,占地面积1200亩。 其中,整车项目包括新能源和燃油车的生产能力,最大产能可达18万辆;计划于2021年投产运营,预计正式投产后三年内,年销售额将超过100亿元。

而长三角研发中心年计划投入研发费用10亿元以上,将建设造型、核心零部件、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研发模块,新建空气动力学风洞试验、多角度碰撞等20余种重点实验室,计划配置各类中高级技术人才5000余人。

长城出行则将以平湖为长三角区域的总部和启动地,开展汽车分时租赁、网约车和长短租业务,一期计划投放新能源乘用车2000辆以上。 另外,三天前的2月20日,长城控股与泰州市人民政府签署的项目先期投资80亿元,将在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建设汽车整车、内外饰及底盘制造项目。

同时,规划实施以汽车整车制造为核心、关键零部件为配套及汽车金融、汽车保险、共享出行等业务,构建更完整的汽车产业链体系。

如此看来,长城在短短三天内即签署两个新的产能项目,总投资约190亿,接近200亿。 长城汽车官网的相关信息显示,长城目前在全国的生产基地已经多达8家,但在2018年之前全部集中在华北地区,其中又以长城总部附近的华北地区为主,主要集中在河北和天津两地。

在2013年前后,是长城高速发展的几年,但长城所兴建的生产基地基本都集中在这两个地方。 2017年,长城走出华北地区,在西南汽车重镇重庆布局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外地生产基地。

但相对于其他在全国各地都有布局的汽车厂商来说,长城的生产十分集中。

从2018年开始,长城相继在江苏张家港(与宝马合资的光束汽车)、山东日照、浙江平湖和江苏泰州等几个项目也将逐步签约,并部分开始建成投产。

这意味着,长城在市场庞大的南方地区,开始有了自己的布局。 根据长城方面统计的数据,这八大基地的总规划产能已经超过200万辆。

而南方地区的设计布局已经开始和北方的长城总部“分庭抗礼”的规模。

从2018年开始,长城汽车动作频频,不管是在营销上还是品牌上都有诸多动作。

2月20日,长城汽车发布公告称,拟以人民币亿元向长城控股出售长城共享100%股权。 4个月前,长城汽车宣布对全资子公司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股份剥离至控股母公司,业内对此分析称,长城汽车此举是为了实现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

而在长城看来,电池业务、出行业务被剥离也是“聚焦战略”的一种体现,这些新业务日后将逐步实现独立运营和市场化发展。 不过,在刚刚剥离完这些尚在“亏钱”的业务之后,根据上述两份新签署的协议,长城汽车在浙江平湖与江苏泰州的项目中却又再次包含了新的出行业务。 2018年,长城汽车销量全年累计销售辆,同比下降%,而2017年长城汽车销量微跌%。 长城汽车将2019年销量目标定为120万辆,这意味着其2019年将实现14%的增长。 从业绩上来看,2018年长城汽车营业总收入为亿元,同比下滑%;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亿元,同比增长%;但归属于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为亿元,同比下降%。 而前一年的2017年,长城汽车扣非后的净利润为亿元,同比下滑%。 西部证券对此表示,长城汽车2019年销量增量将主要来自哈弗F系列和欧拉系列。

平安证券的分析称,长城汽车2019年投资风险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乘用车市场不及预期,二是合资品牌带来的SUV竞争格局恶化风险,三是企业新能源起步较晚导致的双积分不达标风险。

来源: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