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挺过全球金融危机 如今却丑闻缠!这家老牌银行或委身于竞争对手
       

  近日,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在欧洲持续低息环境、投资者压力以及政府的干预下,德银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索英(ChristianSewing)不再反对探讨与国内竞争对手德国商业(Commerzbank,下称“德商行”)合并的可能性。   当地时间3月11日,路透社援引德国财长舒尔茨(OlafScholz)的话称,双方目前正在进行磋商。

此前,德国政府一直担心的经营状况,并推动两家公司合并。   据悉,两家银行合并后,总资产将接近2万亿欧元,成为继汇丰和法国巴黎银行之后的欧洲第三大银行。   1  形势所迫?  德银和德商行要合并的消息已经传了近3年。   早在2016年8月底,德国《经理人杂志》就报道称,德银正在研究与德商银行合并的可能性,但仅处于初步阶段,而德银内部当时认为实施的可能性很低。 时任德银CEO约翰·克莱恩(JohnCryan)更是觉得合并不可能。

  2018年8月底,英国《金融时报》称,德银和德商银行合并只是时间问题。 同年9月,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德国政府也倾向于赞成德银与德商行合并。

  今年初,双方合并的消息再次传出,尽管此前索英一度否认,但舒尔茨的表态,无疑为这个传播已久的消息正身。   《》认为,德国和欧洲的政治领导人担心,美国大型投资银行对行业的垄断,它们从全球金融危机中脱颖而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在此背景下,争论的焦点是,德国需要一家拥有国际影响力的大银行,以确保德国公司仍能获得。

  按照舒尔茨的说法,德国需要一个稳定的银行体系来支撑那些想要走出国门的德国企业。 德银和德商行合并,可以为德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提供融资。   有消息称,德国政府曾提出,如2019年第一季度,德银的没有明显改善,那么合并将成为唯一选择。

而且德国政府希望在今年在5月底欧盟议会选举之前,两家银行可以就合并作出初步决定。   但法兰克福金融与管理学院教授萨沙·斯特芬(SaschaSteffen)认为,政治领导人冒着制造“怪物”的风险最终可能让纳税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在危机中,政府别无选择,只能拯救该国最大的银行。 “他们会变得‘大到不能倒’。 ”斯特芬说,“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  斯特芬表示,政府最好通过发行债券来鼓励德国公司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这在美国很常见。

  2  艰难度日  德意志银行曾与、和一起被认为是全球金融体系中最重要的银行之一。

但近年来,德银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业绩连年亏损,还深陷洗钱丑闻,受到多国监管机构的调查。

  作为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去年全年获得2014年以来的首次盈利,但受投行业务拖累,去年四季度收入连续第八个季度下降。 索英表示,未来将执行更多的成本削减行动。   德银的股票交易业务去年亏损了约亿美元,该行甚至考虑关闭整个股票交易业务部门。 德银股价去年成为欧洲表现最差的金融股。

  除了主营业务不佳,德意志银行遭遇了多起法律诉讼,并遭受了巨额罚款。

  2016年9月,德意志银行因在2005年至2007年间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和其他业务违规,被美国司法部处以140亿美元罚款。

  2017年,德银因外汇交易监管不力以及“沃尔克规则”合规项目存在缺陷,被美联储罚款亿美元。

随后又因反洗钱项目存在缺陷,被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罚款4100万美元。   2018年6月,德银因操纵外汇市场,被纽约监管机构罚款亿美元。

  同年11月,德银因涉及千亿欧元洗钱案,被170名警察和检察官突击检查。   今年2月,美国新任众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称,德银是“全世界最大的洗钱银行”,并要求德银参与协助调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洗钱和逃税指控。   据彭博社统计,在过去十年中,德意志银行花费超过170亿美元用来支付法律诉讼费用。

巨额罚款令德意志银行财务压力陡增,已连续亏损多年。   德银四面楚歌,德商行的日子也不大好过,近年来利润逐年下滑。

全球金融危机后,德商行获得德国政府180亿欧元的国家救助,勉强支撑至今。

德国政府也因此持有德商行超过15%的股份。

2016年,德商行宣布到2020年裁员近万人。

2017年,德商行因参与洗钱而被重罚15亿美元,多名员工被调查或解聘,当年同比下降44%。   3  合并阻力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洲银行业规模不断缩小。

业绩不佳、大型银行纷纷关闭盈利能力较低的业务,裁员不断。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指出,银行业过度竞争也是欧洲银行业盈利能力较低的主要原因之一。 欧洲央行监管委员会主席诺伊认为,欧洲银行业仍高度碎片化,一些银行将被挤出市场。   虽然欧洲各地的银行将希望寄予合并和整合,以挽救银行破产,但这可能导致该地区更大的系统性风险。   据悉,德银与德商行的合并需要获得欧洲央行、德国央行和德国银行业监管机构BaFin的批准。

但德国银行监管部门的官员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们最大的担忧是,整合失败是否会给他们留下一个更大的问题。   《纽约时报》认为,两家银行都有大量重叠的分支网络,这些网络必须进行整合,但这并不容易。

由于劳动法的限制,德国的裁员成本很高,代表银行工人的工会已经表示反对合并。   如果合并,这两家银行仅在德国就必须裁员3万-4万人。 知情人士称,德银尤其需要考虑的是该行庞大的全球业务,而且该行在美国受到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督,这限制了其调整美国业务的力度。

  德国官员表示,任何合并都可能导致数十亿欧元的漏洞,因为银行所有权的转换将触发政府债券等资产的重估。

评级机构表示,收购可能导致“德商行部分资产基础的估值下调”。

  去年,索英表示,德银需要进行18个月的内部,才能准备好进行。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